佛山杏坛镇那个洗浴足疗有特殊服务-2021牛年大吉

(交)友(职)场校园PUA现(象)层出不穷 背后(涉)哪些法律问(题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564

佛山杏坛镇那里有小妹嫖娼的地方佛山杏坛镇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佛山杏坛镇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佛山杏坛镇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 (交)友(职)场校园PUA现(象)层出不穷 背后(涉)哪些法律问(题)

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佛山杏坛镇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佛山杏坛镇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佛山杏坛镇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

  交友职场校园PUA现(象)层(出)(不)穷专家分析

  PUA背后涉及哪些法律问题

  □ 本报记者  (韩)(丹)东

  □ 本报实习生 王 奇

  2020(年)5(月),(在)得知自己(与)女友邱某某的(感)情(被)“(第)三(者)”插足(后),26岁的广东饶平县男子杨某烧炭(自)杀。

  据家(属)讲述,杨某在与邱某(某)(交)往期间,经常为(对)方花钱。很(长)一段(时)间,每天向(邱)某某转账666(元),曾(花)8000(元)(购)买明(星)演(唱)(会)门(票),购买(各)种(奢)侈品,对邱某某的要求几乎有(求)(必)应。家属(认)为邱某(某)在与杨某的交往(过)程中(存)在精神(控)制和(金)钱诈(骗)(的)嫌疑,(同)时认为杨(某)被PUA了。

  2021年2(月)2日,警方认为,邱(某)(某)涉嫌诈骗(一)案,(有)犯罪事实需要(追)究刑事责任且属(管)辖范围,将(此)案(立)为(刑)事案件(侦)查。

  PUA,原意为“(搭)讪艺术(家)”,泛指利用某(种)(优)(势)地(位),通过精神控(制),操纵他人满足自(己)(的)愿望。后来(应)(用)领域(扩)展到职场PUA、(学)术PUA等。(其)(本)(质)就(是)在人(际)关系(中),利用话(术),(利)用(心)理技巧控制别人、获取好处。PUA(会)让(人)怀(疑)自我,(丧)失自我,缺乏独立(判)断(能)力。

  有(专)家表(示),PUA涉及的法律问题,(应)该(具)体问(题)具体分析,(可)能会违(反)民法典和治安管理(处)(罚)法的规定,侵犯名(誉)权、隐私权,严重的可能构成侮(辱)、诽谤罪、诈骗罪、(强)奸罪、非法拘(禁)(罪)、故意杀人(罪)。职场PUA可能还会违反(劳)(动)法、劳动合同法,侵害劳动者(合)法权(益),而学术PUA有可能(侵)犯著作权。

  恋爱对象(精)神控制

  迫使对(方)不断付出

  类似(杨)某在恋爱中(被)PUA(的)案(例)偶有发生。

  2019年12月12日,一篇名为《不寒(而)(栗)的(爱)情:北(大)自杀女(生)(的)聊天记录》的文(章),使得情(感)PUA(引)起广(泛)讨(论)。

  据报(道),2019年10月9日,(北)京大学法学院女生包(丽)在北京市某(宾)馆服(药)自杀,送医救治期间被宣布“(脑)(死)(亡)”。相关聊天记录显示,(包)丽自(杀)前,其男友牟某翰曾向(包)(丽)提(出)过拍裸(照)、先怀孕再(流)产并留下病历单、做绝育手(术)(等)一系列要求。包丽妈(妈)(认)为,牟(某)(翰)(的)折磨是导致(包)丽(自)杀的主要原(因)。

  对此,(上)海恒衍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(艳)辉认为,PUA在交(友)(中)(运)(用)可能会涉及刑事(犯)罪,(例)如我国刑法中规(定)(的)(诈)骗罪(是)(以)非法占有为目(的),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,(骗)取(数)额较大的公私财(物)的行(为),案(例)中女性与男性建(立)恋爱关系,以恋(爱)为由,对(一)方实施PUA,骗取钱(财)就是典型的诈骗行(为)。

  王艳(辉)说,此(外),(根)据(民)法(典)(第)一百零(九)条(规)定,(自)然人的人身(自)(由)、人(格)(尊)严受法(律)(保)护。(第)(一)百一十(条)规定,自然人(享)有生(命)(权)、身体权、健康权、姓名权、肖像权、名誉权、荣誉权、(隐)私(权)、婚姻自主(权)等权利。法(人)、(非)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、名(誉)权(和)荣誉权。(第)九百九(十)条规定,人格权是民事(主)体享(有)的(生)命(权)、(身)体权、健康权、姓名权、(名)称权、(肖)像(权)、名誉权、荣誉权、隐(私)权等权利。除(前)款规定的人(格)(权)外,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、人格尊严(产)生的(其)他人格权益。第九百九十一(条)规定,民事主体(的)人格权受法律保护,任何组织或者个(人)不得侵害。

  “据此,在情感PUA的案例(中),可能涉(嫌)侵犯受害人的名誉权、隐私权,(更)(进)一(步)可(能)构成侮辱、诽谤(罪)、诈骗罪、故意杀人罪。”王(艳)辉说。

  职场(领)导(刻)意(贬)低

  (随)口承(诺)(空)(画)(大)(饼)

  在(职)(场)中也存在PUA(套)路,不过(大)多出现在上(下)(级)关系中,如领导对下属、前辈对新人(等)。在表现形式上,职(场)PUA既可以是无端打(压),通(过)贬低和否定让下(属)(逐)渐失去自信,(以)控制员工;也可(以)是空画大饼,以责骂(加)偶尔表扬和(承)诺等方式,让员工(迷)失(自)我,(唯)领(导)(是)从。延伸的表现还有分(配)超出(工)作范围或正(常)负荷的工(作)(任)务,占用员工(休)息休假时(间),(甚)至发展到性(骚)(扰)。

  “上班(做)不(完),加班还做不好,(工)(作)效率(这)么低。天(天)(加)(班)浪费电,你还好(意)(思)跟(我)(提)(工)(资)?”

  这是小(李)(在)向领(导)(提)出加薪(后)收到的回复,然而实(际)(情)况是(他)(已)经尽(全)(力)完成了本职工作,但还要(经)常加(班)替(领)导做一些(别)的(事)情。

  “你有什么(用),这都做不好。”

  “你做(的)事(情)(一)点价值(都)(没)(有),我当初怎么(会)(把)(你)招(进)来。”

  “(客)户跟我投诉你,(说)你(太)笨(了),要(我)把你换掉。”

  “你还年(轻),不要想那么多。”

  ……

  这些(都)(是)小李(经)常听到的(话)语。

  对此,中国(传)(媒)(大)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(律)系主任郑宁介绍(说),施行操纵(的)一方需要(扮)(演)(绝)对正确(的)(角)(色),容不得他人的一丝质疑和(否)认,(控)制(欲)(极)强,必须让另一方(同)意他的观(点)。(相)反,(被)操纵的(一)方极度渴(望)(操)纵(者)的认可,常质疑自我,(把)问题(的)(原)因都归结到(自)己身上,逐渐丢(失)自我(认)知。

  在王(艳)(辉)(看)来,职(场)PUA涉(及)(的)法律问题主要是(违)(反)我国劳动(法)的(相)关规定,包(括)严重超过劳动法(明)(确)规(定)的最(长)劳动时间以及不支(付)(加)班(费)(等)问题。

  学(校)导师(精)(神)(压)(榨)

  窃取学生科(研)成果

  (前)不(久),(一)封举报信在网络上引起热议。

  来(自)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工程学院土木工程系(的)在(读)(博)士生(刘)某(某)以长达1000(多)页(的)举报(信),实名举报(其)导师,现任长(安)大学公路(学)院教授的杨某违反学术道德(师)德、骗取国家“青千”(等)称号(和)科研基金(以)及(对)自(己)(实)行精神PUA和压榨。

  刘某某称,(两)(年)多的博士求(学)(过)程中,杨(某)(从)未给予他(任)何指导,不(过)(好)在其悟性较高,也能吃苦、肯钻研,自己(独)(自)(与)国外(学)(者)联系求(教)(学)习,随(后)独自撰写论文并在SCI行业(顶)级(期)(刊)发(表)。

  然而(杨)某却(让)其(将)(通)(讯)(作)者和(第)二作者给(他),将(杨)(某)的老(婆)加入共同作者中,将杨某的(同)门加入通讯(作)(者)中,将论文研(究)基金(改)为杨某在长安大学获(得)的(国)家科(研)基金,以便进行成果(认)定。(除)了这一篇之外,杨(某)还(强)行霸占了他的多篇(论)文。

  从博士入学(至)今的(两)(年)多(时)间,一年365天里他有355天在办公室为杨某工作,每(天)工作时间超过18(小)(时),经常忙到凌晨两点多。即便是过年回家的那10天,(也)需(要)(在)(家)(里)(或)者火车(上)继续为杨(某)(工)作。

  (刘)某某称,(受)到杨(某)的(影)响,(自)己(患)有重度抑郁,一直在寻求(心)理治疗。学校对此回(复)(称):目(前)(学)(校)已经(关)注(到)了刘(某)某的举(报)信,(正)(在)就此进行调查核实,后续(会)(根)据调查(情)(况)进行处(理)。

  对此,王艳辉(说),(根)据著作权法规定,著作权(属)于作者,本法另有规(定)的除外。创作作品的自(然)(人)(是)(作)者。该(法)第十四条规(定),两(人)以(上)合(作)(创)作的作(品),(著)(作)(权)由合作(作)者共同(享)有。没有(参)加创作的人,不能成为合作(作)者。王艳辉认为,如果确(实)存(在)导(师)霸(占)(学)生论(文)(的)行为,则(涉)嫌(侵)犯学生的著作权。

  “另(外),从(法)律层面来看,如果(导)(师)(的)(行)为(主)(观)上具有伤害或杀(人)故意,客观上实施了引诱、怂恿、欺骗、教(唆)、帮助(等)严重行为,足(以)影响、操纵自残自杀者意(志),足以预见被害人(自)残自杀,则可被认定为伤害、(杀)害被害人的(间)接(正)犯,可能涉(嫌)故意伤(害)罪、故(意)(杀)人罪,但(是)在司(法)(实)践(中)一般很难认(定)。”王艳辉补充道。

  加(大)宣(传)监管力度

  完善健(全)(法)律体系

  对于PUA(造)(成)(的)严(重)后果,(王)艳辉建议,政(府)部门(有)必要加强规范,制止此类现象(发)(生)。同时,公民个(人)(也)(要)时刻防范被PUA,并且学(会)在(遭)遇PUA时保护自己,维(护)自身合法权益。

  (王)艳辉还建议,一方面,社(会)(上)可以成立(专)门(的)公益机构,安排专(业)的心理咨(询)(专)家对受害者进(行)心(理)疏导,借助第三方机(构)使受害(者)早日(脱)(离)(精)神(压)迫,回(归)正常生活;另一方面,政府需(要)加强宣传及监(管),使越来越(多)(的)人(了)(解)到PUA(模)式(是)一种(具)(有)严(重)危害的行(为)模式,相关政(府)部门在接(到)相(关)举报或(者)警情时(应)当(予)以重(视),加大(执)法(力)度,坚(决)打(击)相关行为;另外,(最)(重)(要)的是完善相(应)的立法,(目)前法(律)上对PUA行(为)(还)没有专门的规定,因此下(一)步可以考虑在相(应)的法律中增(设)更多保护人格权和精神利益的条文,健全法律(体)系,从而使(执)法者有法可(依),有(法)必依。

  在郑宁看来,(人)(们)应当(树)立正(确)的人生(观)、(价)值观,日常生活中(不)(要)贪图小便宜,保持独立和自(我),多提升自己的(思)想和经验,不轻(信)(他)(人),这(样)可(以)有效防(范)(被)他(人)PUA。遭遇PUA时,应(当)及时寻求(家)人或者朋(友)(的)帮(助),使(自)(己)脱离(被)控(制)的状(态),同时积(极)通过法律手段维护(自)己(的)合法权(益),遇到(紧)急(情)况(及)(时)(向)公安机关报(警)寻求帮(助)。

  “法(律)(是)人们行为的基本底线。PUA(行)为一(旦)违法,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。各(行)各(业)都应该(在)职(业)(伦)(理)中树立(平)等、尊重、保障(人)(权)的理念,另外(应)该加强教育,帮助人们识别PUA、防范PUA。”郑宁说。

【编辑:刘羡】

【编辑:火麻仁瘦肉汤网】